时间:2024/6/1来源:本站原创作者:佚名
北京市中科医院好不好 http://baidianfeng.39.net/a_zzzl/170125/5212076.html

12月7日,由华泰期货携华泰长城资本,联合华泰证券、南方基金、华泰柏瑞基金,在各交易所的支持下,倾力打造的“年衍生品市场年会”在上海隆重举行。

本届年会邀请了国内政治经济专家学者、衍生品市场领军人物、大宗商品研究与实践专家、场外衍生品领域资深人士等齐聚一堂,展望年投资之道及中国衍生品市场发展之未来。和讯期货作为媒体支持全程参与图文直播。

嘉吉投资金属事业部中国战略客户部总经理王强出席风险管理专题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场外衍生品与产业服务创新融合”。他认为,风险管理行业需要实货与金融多个角度的创新,风险管理不应该局限在衍生品市场,目前风险管理的主要产品期货衍生品以及基差交易都只服务了交易型需求,长期和实体终端需求错配。如何解决实体终端行业面临的现货风险、如何识别实体行业实际的线性以及非线性风险并用专业工具解决是嘉吉一直在思考的。实体行业需要资源整合型的服务,需要金融和实货多维度的创新来满足实际需求。

以下为演讲文字实录:

感谢华泰的邀请,这是非常温馨的局,如果我知道是这样比较小的场,可能加一点更加复杂的内容,不管怎样,今天题目可以说从来没有讲过的,大家可以看到后面的页面在不同场合上都和不同人交流过。

以我对今天会议的理解,参会各位可能更偏重于场外衍生品界、金融界、服务金融端这些领域,所以今天内容我稍微对这方面有一定倾斜,拿掉一些贸易端的东西,换一个视角讲这个问题。

这个题目写的场外衍生品与产业创新融合,其实作为贸易企业,在这个领域有一点小困境,由于过去几年里面,关于风险管理服务这个话题大家都放在了场外衍生品、以及风险管理子公司这个领域,所以好像这件事情作为贸易公司来讲,做得不是那么名正言顺,风险管理被限制在了衍生品行业中,贸易公司则必须提供实体的产品。

那我说,其实风险管理是在第三产业里面,第三产业本身就是服务行业,我给客户提供一个服务为什么不行呢?整个市场对风险管理的认知,目前为止还是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为什么面临合规上的困难,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整个行业以及中国的法律体系,对整件风险管理这件事情的定位暂时处于比较模糊的状态,所以造成这样的后果。

首先,我想从中国的风险管理子公司的发展过程来切入,风险管理子公司发展是从年开始,发展了四年、甚至五年左右时间。其实成立风险管理子公司之初,大家就在讲这个概念,怎样更好服务实体经济,怎样把金融端和实体端融合起来,前两天深圳衍生品大会上很多做场外衍生品的朋友们聊起这个话题,都觉得中国衍生品不管期货也好,还是现在比较火的场外期权,其实真正摸进实体的功能,发挥得还是不够充分。今天谈到第一个话题就是中国衍生品风险管理现状处于什么状态,它和整个产业互动是在什么状态下。

在风险管理子公司概念出来以后,发了六个牌照,但是和风险管理以及对实体企业服务有关的,基本是这两个,一个是场外衍生品服务,现在可能是场外期权占了绝大多数的地位,另外一个是基差贸易,作为期货和实货两端融合的工具。

可能熟悉我的朋友知道我之前有解说实货从简单到复杂的发展过程是怎样的,很重要的一点是形成期货。中国市场本身期货是在那儿的,中国的问题在于过去几年里面我们先看美国、欧洲有什么工具,然后我们把工具搬进来,再找工具的用途,于是产生一个问题,比如像我自己是做黑色行业的,我们看到黑色行业里面的绝大多数交易都不是用基差交易形式完成的,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你做场外衍生品的东西,虽然它能很好管理期货价格,但是它却解决不了期货没有解决过的现货问题,尤其在期货与现货融合的国家里。所以过去几年里,场外衍生品的应用在哪儿?绝大多数客户都是期货和现货结合的贸易公司,做两个之间价差的企业,所以它对期货的应用,可以自然延伸到对场外期权的应用和其他各种复杂产品的应用,这样情况下,他们应用场外衍生品是比较好的。

年我遇到过一个问题,现在我仍然认为是实体企业里面遇到的主要问题。年7月,我自己当时也在做场外衍生品相关的业务,我去华南塑料制品厂,我跟他讲了很多场外期权的东西、各种复杂的概念,讲完了我说有什么风险管理需求要我解决?他说我最大需求是我这儿有库存,当我用期货套的时候,由于贴水结构,我吃贴水,场外期权能不能解决一下?还有一个,因为下游生产是固定价,我要锁上游固定价,能不能解决一下?我当时因为做的场外衍生品,我说不好意思不能解决,因为你这儿问的所有问题都是实货价格风险问题,我其实是做期货里面收益结构改变的问题,但是那时候我就发现,其实整个市场风险管理需求,至少中国市场现在这个阶段,可以说90%以上都集中在期现价差的管理而并非收益结构的管理,所以场外衍生品,它作为期货的自然延伸,很多时候,并没有解决客户真正的需求,这是我刚才提的第一条。

第二,基差贸易为什么没有解决问题?因为虽然基差贸易作为期货和现货的自然延伸,但是我们很多风险管理子公司在内、很多期现贸易公司在内的实体企业或者说中间企业,他们做基差贸易更多不是服务的视角,而是投机基差交易的视角。比如橡胶,为什么现在做橡胶公司期现比较多?因为它最适合这种投资交易的,由于远期大升水结构,任何一次现货都可以实现比较好的收益,这是很多基差贸易的人在做的。嘉吉投资做得比较好,我们报全国20几个城市实货的报价,因为看历史价差结构,只有市场到极端点才能做这个事情,于是当实体企业提出需求的时候,期现贸易商和风险管理子公司发现自己在行情上没有安全边界,所以不想报价。而期现公司和风险管理子公司认为有了安全边界,重新找客户的时候,客户的需求又不是那一点上已经有的,所以出现了错位。

一个交易型的基差贸易,很难服务一个实体企业持续有冲动性的需求,所以这两个是持续有这样的错位关系的,这是我过去几年里,对整个风险管理的服务简要的概述,目前为止,我们能看到整个行业里面,能提供的服务与客户需求之间有错位,这是一个大的背景。

所以说我们就解决这个问题,作为嘉吉投资我们希望站在市场前沿里面,解决这样的问题,并且在这里面实现该有的利润。那怎么实现是我们在考虑的更深层次的问题,首先一点,你需要跳开现在市场上已经实现的东西,从更高的角度看整个事情是怎样动的,然后才能找到视角――你能做什么。

这个和很多朋友也在交流,当然我们和贸易公司交流的时候是谈另外一些角度,分析方式是一样的。贸易的本质是三个流:资金流、货物流、风险流。也可以加一项信息流,但我们把信息流当做和交易有关的概念,当我们只讲任何一个实体经济想用大宗商品实现经营目的的时候,
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13801256026.com/pgzp/pgzp/6740.html

------分隔线----------------------------